在那個睡到太陽曬屁股的午後

我接到了誰的電話,然後開始泣不成聲

 

那是第一次覺得什麼才叫做委屈

也是第一次,覺得什麼叫做人心險惡

 

我試圖止住那不斷滴落的淚水,但沒辦法

它簡直就是把我欺負的體無完膚了,淚水流出的速度竟不減反增了

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般,一滴一粒不斷掉在地面上

 

至於最後是怎麼收拾的,我已忘記

只記得哭完後,像是一個新的靈魂注入體內

而眼睛和心靈也同時清澈了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包* 的頭像
包*

就讓文字滿溢你我的心。

包*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